网站首页 > 政府数据 > 统计数据 > 数据解读

蹄疾步稳开新局 勇毅笃行谋新篇

浏览次数:5040 信息来源: 188体育统计局 发布时间:2021-02-20 08:10 字体大小:

“郡县治,天下安”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石,是推动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“引擎”。对阜阳来说,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在县域,潜力也在县域。当前经济形势严峻复杂,如何在区域经济布局中找准定位、发挥优势,加快形成特色突出、竞相发展的新格局,探索具有阜阳特色的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之路,成为阜阳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使命。

本文通过对“十三五”时期阜阳县域经济发展情况分析研究,剖析县域经济发展中的突出短板,探索“十四五”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本路径。

一、阜阳县域经济阶段性特征

“十三五”以来,188体育坚定不移践行新发展理念,坚持不懈着眼实际、突出重点、分类指导、靶向施策,不断增强发展内生动力,全面增创县域发展新优势。

  (一)综合实力显著跃升

1.县域经济全面增量提速。2019年,阜阳县域(5个县市)实现生产总值1857.0亿元,占全市生产总值的68.7%,占全省县域生产总值的10.4%。其中,太和、颍上生产总值超400亿元,临泉、界首超300亿元,阜南超250亿元;太和跻身全省前十(全省61个县中居第9位),颍上、临泉、界首列席全省前20(分别居第12、17、20位)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生产总值年均增速均在8.0%以上,有4个县市超全省生产总值年均增速(8.2%),有3个县市超全市生产总值年均增速(9.1%)。其中,界首年均增幅最高,实现两位数增长,达11.0%,分别高于全省、全市年均增速2.8个、1.9个百分点;其次太和年均增长9.7%,分别高于全省、全市年均增速1.5个、0.6个百分点。

2.财政收入稳步增加。2019年,阜阳县域财政收入178.1亿元,是全市财政收入的50.6%,比2015年提高5.1个百分点;占全省县域财政收入的10.0%,比2015年提高2.2个百分点。2016-2019年,全市县域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8.3%,高于全省县域财政收入年均增速7.2个百分点。分县市看,5个县市财政收入的年均增速均超全市平均(15.2%),其中临泉最高,达24.1%,太和、阜南位列前三,分别增长19.2%、18.7%。  

3.金融规模有序扩大。2019年末,阜阳县域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余额2524.9亿元,占全市的58.1%,是2015年末(1478.3亿元)的1.7倍,年均增长14.3%。其中,县域住户存款余额1744.5亿元,年均增长12.3%。年末县域贷款余额1528.7亿元,占全市的47.8%,是2015年末(551.5亿元)的2.8倍,年均增长29.0%。

(二)产业发展稳中向好

1.三次产业齐头并进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第一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均在3.0%以上,第二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均在8.0%以上,第三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均在10.0%以上。其中,一产增加值中界首年均增速最高(3.8%),高于全市一产0.3个百分点;二产增加值中界首、太和、颍上居前三,分别年均增长13.0%、11.7%、10.3%,分别高于全市二产3.1个、1.8个、0.4个百分点;三产增加值中临泉、阜南较高,分别年均增长12.3%、11.4%,分别高于全市三产1.3个、0.4个百分点。

2.农业生产连年丰收。2019年,阜阳县域粮食产量达428.9万吨,“十三五”时期年产量均达400万吨以上,其中临泉产量最高(103.3万吨),占县域总产的24.1%。2019年,县域实现农业增加值141.3亿元,占县域一产增加值(279.5亿元)的50.6%;牧业增加值100.4亿元,占县域一产增加值的35.9%;林业和渔业占比较小,合计不足15.0%。

3.工业主导作用突出。2019年,阜阳县域实现工业增加值630.2亿元,占县域二产增加值(741.5亿元)的85.0%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除阜南(8.5%)外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速均达10.0%以上。其中,界首最高,年均增长13.9%,高于全市规上工业年均增速3.3个百分点;太和(13.4%)、颍上(11.0%)分别高于全市2.8个、0.4个百分点。2019年,阜阳县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258个,比2015年增加175个,占全市的比重(74.7%)比2015年提高4.8个百分点;县域规模以上工业资产1014.8亿元,是2015年的1.6倍,年均增长12.8%;县域规模以上工业利润总额115.1亿元,是2015年的2倍,年均增长18.5%。

4.服务业“新引擎”加速发力。服务业不仅是减缓经济下行压力的“稳定器”,也是促进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“助推器”,更是孕育新经济新动能成长的“孵化器”。2019年,阜阳县域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836.0亿元,占县域生产总值的45.0%,占比高于二产5.1个百分点(县域三次产业结构15.1:39.9:45.0)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第三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均在10.0%以上,其中临泉、阜南、颍上分别年均增长12.3%、11.4%、11.2%,分别高于全市平均(11.0%)1.3个、0.4个、0.2个百分点。

(三)需求拉动强劲有力

1、固定资产投资高位运行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速均在22%以上,特别是2016-2017年,临泉、太和、阜南、界首年均增速均达30%以上,分别增长36.7%、31.6%、32.1%、34.5%,分别高于全市固投年均增速(27.4%)9.3个、4.2个、4.7个、7.1个百分点。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更为突出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年均增速均在24%以上,其中临泉、阜南、颍上3个县较高,分别年均增长45.2%、38.6%、44.4%,分别高于全市房地产开发投资(30.7%)14.5个、7.9个、13.7个百分点。

2.消费市场繁荣活跃。2019年,阜阳县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97.3亿元,比2015年增加457.8亿元,年均增长14.5%。其中,太和总量最大(327.7亿元),占县域总量的29.9%,比2015年增加138.0亿元,年均增长14.6%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速均在14.0%以上,其中太和、界首分别年均增长14.6%、14.8%,分别高于全市县域平均(14.4%)0.2个、0.4个百分点。

3.外向型经济稳步推进。2016-2019年,阜阳县域出口额合计34.9亿美元,占全市累计出口总额的77.7%。其中,阜南、颍上累计出口额较多(均为10.2亿美元),合计占全市县域累计出口总额的58.6%。2019年,县域实际利用外资13584万美元,比2015年增加4495万美元,年均增长10.6%。

  (四)民生福祉持续改善

1.居民收入快速增加。2016-2019年,5个县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年均增长9.5%以上,其中临泉、阜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较高,分别增长10.6%、10.3%,分别高于全市年均增速(10.1%)0.5个、0.2个百分点。其中,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界首(23001元)比2015年增加7006元;最低的临泉(17227元)比2015年增加5697元。按常住地分,5个县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年均增长8.5%以上,其中太和、颍上增长最快,均年均增长9.0%;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年均增长9.5%以上,其中临泉、颍上增长最快,均年均增长10.0%。

2.就业状况持续改善。2019年,阜阳县域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数22.9万人,比2015年增加6.4万人,年均增长8.6%。其中,界首、临泉、太和分别年均增长14.4%、12.5%、8.8%,分别高于全市县域平均(8.6%)5.8个、3.9个、0.2个百分点。2019年,县域城镇登记失业人数3568人,比2015年减少202人。2016-2019年,全市县域累计新增就业人数18.4万人。

3.社会事业全面进步。2019年,阜阳县域小学入学59.3万人,小学入学率达100.0%,初中入学26.6万人,初中入学率达100.0%;县域拥有卫生机构722个,比2015年增加256个,年均增长11.6%;卫生人员26032人,比2015年增加7989人,年均增长9.6%;床位29876张,比2015年增加9600张,年均增长10.2%。2019年,全市县域参加基本医疗保险22.6万人,与2015年比,年均增长4.3%;参加基本养老保险30.4万人,与2015年比,年均增长19.8%;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468.0万人,比2015年增加52.6万人,年均增长3.0%。

   二、制约县域经济发展的短板剖析

阜阳县域经济近年虽取得较大进展,但基础依旧较为薄弱,发展程度不高,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凸出,高质量发展路上仍存在诸多隐忧和挑战。

(一)综合实力大而不强

从全省来看,阜阳县域地广人多,县(市)数(5个)与合肥并列居全省第4位,但县域经济规模与合肥相差甚远,人均水平全省靠后。2019年,阜阳县域常住人口(622.7万人)占全省县域常住人口的15.2%;县域GDP(1857.0亿元)占全省县域GDP的10.4%,5个县市除阜南GDP居全省第32位外,其余均居全省前20位,但阜阳县域平均GDP(371.4亿元)仅为合肥县域平均(598.8亿元)的62.0%。2019年,阜阳县域人均GDP为29907元,仅为全省县域人均GDP的68.3%;5个县市人均GDP除界首居全省第26位,其余4个县均居50名以外,其中太和居第51位,颍上居第53位,临泉居第58位,阜南居第59位。2019年,阜阳县域人均财政收入为1279.0元,仅为全省县域人均财政收入的57.0%;其中临泉、阜南全省垫底,分别居全省末位、倒数第2位。2020年,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阜阳无一入围(安徽仅肥西、长丰、肥东入围);太和、界首、颍上入围250强(太和第233位、界首第240位、颍上第245位)。

(二)区域发展不均衡

受自然条件、区域位置和经济基础等诸多因素影响,阜阳县域经济发展存在明显不均衡性,两极分化明显。2019年,看指标总量,GDP:太和(454.4亿元)是阜南(278.2亿元)的1.6倍;财政收入:太和(46.6亿元)是阜南(21.0亿元)的2.2倍;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:太和(327.7亿元)是阜南(178.6亿元)的1.8倍;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:界首(23001元)与临泉(17227元)相差5774元。看增速,GDP:界首(10.8%)与阜南(8.2%)相差2.6个百分点;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:界首(13.0%)与阜南(7.1%)相差5.9个百分点;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:界首(13.1%)与太和(12.3%)相差0.8个百分点;固定资产投资:界首(14.3%)与阜南(12.9%)相差1.4个百分点;财政收入:阜南(17.8%)与太和(3.2%)相差14.6个百分点。看工业化率,阜阳县域工业化率为33.9%;其中,临泉、阜南过低,分别低于全市县域18.8个、10.8个百分点;界首(55.5%)最高,与最低的临泉(15.2%)相差40.3个百分点。

  (三)经济结构不优

阜阳是农业大市,一产占比高,近年来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,县域产业结构发生明显变化,但与全省比,仍有较大差距。2019年,阜阳县域三次产业结构比为15.1:39.9:45.0,一产比重高于全省县域2.5个百分点,非农产业比重为84.9%,低于全省县域非农产业比重2.5个百分点。分县市区看,临泉、阜南一产比重偏高,分别高于全市县域6.9个、5.5个百分点;太和、颍上、界首三产比重均低于全市县域、全省县域平均。

(四)产业含金量不足

一是农产品缺乏品牌优势。全市县域传统农业处于主导地位,以小农小户经营模式为主,散户经营,承担风险能力低,产品质量也没有保障;县域农产品加工仅进行初加工,缺乏精细化特色农产品,缺乏品牌管理和营销意识,尽管有一批如界首马铃薯、颍上大米和格拉条等特色农副产品,但知晓度仅限阜阳周边,缺乏竞争优势,品牌化、规模化发展不足。二是工业高端化发展不足。虽有太和医药产业、界首循环经济产业、颍上新能源产业等优势产业,但支柱性产业仍为传统型低附加值、高能耗的低端制造业,大型龙头企业少,盈利能力普遍较低,对县域经济的带动力不够。2019年,阜阳县域规模以上大中型企业60家,仅占县域规模以上企业总数的4.8%;县域企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只有6.1%,其中临泉(3.6%)、界首(4.1%)低于县域平均2.5个、2.0个百分点。三是现代服务业发展滞后。2019年,县域第三产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45.0%,低于全省县域三产比重0.7个百分点;三产内部现代服务业占比较低,如金融业仅占服务业的13.4%、房地产业仅占12.8%。

(五)生产要素流动不畅

县域发展水平低,生产要素供给明显不足,资金、人才、技术等生产要素越来越向大中城市、大中企业集中。一是劳动力外流现象严重。全市外出务工人员多,以高学历和青壮年为主,导致本地劳动力短缺,较大程度上限制了县域经济发展。2019年,全市户籍人口1077.3万人,常住人口825.9万人,净流出251.4万人,是全省外流人口最多地区,高于全省第二的亳州114.7万人。其中,县域户籍人口845.6万人,常住人口622.7万人,净流出222.9万人。二是人才短缺问题突出。受县域环境、待遇等条件限制,大学生回县率低,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回县率更低,到县域企业工作的少之又少。三是县域财政金融支撑力度有限。2019年,全市县域财政支出为426.3万元,是财政收入的2.4倍,财政收支不平衡矛盾较为突出;临泉(17.2亿元)、阜南(13.1亿元)地方财政收入均低于全省县均(18.4亿元)。2019年,全市县域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比60.5%,低于全省县域存贷比6.9个百分点,低于全市存贷比13.0个百分点。

三、“十四五”县域经济发展的思考建议

发展之路没有终点,只有新的更高起点。在“十四五”新的时间坐标上,阜阳县域发展仍将处于历史性窗口期和战略性机遇期,要在新一轮竞争中占得先机,实现“弯道超车”,必须深度契合发展大势,立足县域实际,加快转型升级,全力推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“水到渠成”。

(一)以健康发展为出发点,守护“一地活水”

一是坚持高质量发展主题。认真总结“十三五”成功经验,深刻把握“十四五”时期高质量发展的主题内涵,一以贯之新发展理念,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,把“稳”的重点放在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,以确保“六稳”、“六保”,把“进”的重点放在调整结构、深化改革上,努力在稳的前提下取得新突破。二是坚持因地制宜。各县资源禀赋不一,发展水平不等,要立足县情,发挥优势,突出特色,坚持宜工则工、宜农则农、宜游则游、宜商则商,找准地方特色发展与市场需求的契合点,凸显区域主体功能,实现差异化发展。三是坚持内外兼修。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,以产业升级为支撑,抢抓“双循环”时代机遇和“长三角一体化”战略机遇,大力开发县域内需潜力,充分发挥人口红利和地域优势,积极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,力争高质量地“走出去”和高标准的“引进来”。

(二)以补足短板为突破点,注入“一汪清水”

一是抓好园区平台建设。园区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基本依托和载体,要立足资源禀赋和区位优势,明确园区定位,高标准推进园区规划建设,聚焦主导产业,强链补链融链延链,提高招商引资项目和产业布局的契合度,有效促进产业集聚发展,提高园区承载力和竞争力。二是抓好特色品牌建设。结合自身资源和历史条件,大力推动特色产业发展,加快构建阜阳特色农产品的品牌构建,提高知名度和竞争力,深度推广做优颍上八里河和迪沟风景区、界首伏羲文化园和翰墨文化园等,打造“大美阜阳”文化名片。三是抓好科技创新。抢抓“互联网+”融合机遇,铺就长远发展的“高速路”,加快推进5G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新型基建投资;围绕产业转型升级、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,加强政策供给,吸引更多创新要素和创新人才集聚,充分发挥创新引领力。

(三)以产业升级为关键点,激活“一池春水”

一是聚力传统产业“老树发新芽”。依靠科技创新重塑传统产业竞争新优势,加大创新研发改变传统生产和营销模式,提升管理水平,强化核心竞争力,延长产业链、供应链、价值链。二是聚力产业融合发展。围绕发展主导产业,积极引导劳动密集产业向富余劳动力富集地区靠近,引导农产品加工业向种养基地靠近等,拉长产业链条,激发内需潜力释放,构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格局。三是聚力做强优势产业。抢抓“融入长三角”战略机遇,重点吸纳医药、循环经济等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,做大做强做优现代医药、循环经济、绿色新能源等优势产业,推进既有产业纵深发展,培育相关配套企业延长产业链。

(四)以优化环境为着力点,打破“一潭静水”

一是优化营商环境。好的环境就像一个磁场,吸引人才、资金、技术,更能带来创造力、驱动力。主动对项目落地难、企业生产经营难、人才发挥作用难等问题进行破解,打通政策供给“最先一公里”和政策落地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,让现有企业安心发展,让新企业放心入驻。二是优化人才环境。加大人才引进政策,从全程协办、便捷医疗、住房教育等多方面对人才精准服务,吸引更多高精尖人才来阜就业定居;同时保障现有本地人才的政策福利等,确保“引得来”和“留得住”。三是优化创新创业环境。突出打造一批功能齐全的创新创业载体,重视对科技创新土壤的培育,打造一批富有创新意识的科研实验室,大力推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。

(五)以乡村振兴为落脚点,荡漾“一波碧水”

一是完善基础设施建设。完善乡村水、电、路、气、通信、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,推进农村改厕、生活垃圾处理和污水防治,改善农村人居环境,健全医疗卫生、义务教育、产业配套等公共服务体系,注重城乡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。二是发展产业富农增收。把新兴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统筹起来,扩大财政支出,支持建设优势特色产业集群,发展特色富农产业,鼓励农民创业创新,积极引导返乡农民就近就业,加大相关职业培训力度,提升产业富民的能力和水平,同时大力推动特色小城镇发展壮大,不断有效转移农村劳动力。三是有效巩固脱贫成果。积极主动将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,建立健全防止返贫监测和农村低收入人口帮扶机制,推动脱贫地区产业发展,促进内生发展能力,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